“冰冻星球”李军摄隐身梦想如何实现鼻子不说谎企鹅的脚为什么不怕冻法国的蟋蟀和青蛙
第15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5711:第15版 本期出版日期:2019-03-01

法国的蟋蟀和青蛙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众所周知,法国人爱狗如命,可如果是在春天,全巴黎最受宠的小动物却是蟋蟀和青蛙。

法国蟋蟀并没有高卢血统。在遥远的中世纪,它们乘坐香料船从阿富汗越洋而至。这些来自异域的“移虫”,自然与法国南部的蟋蟀土著不同:它们身材娇小,害怕寒冷。因为来自热带,蟋蟀们下船后即躲进壁炉边的缝隙落脚。2 0 世纪末,随着先进取暖设备的出现,电力革命使壁炉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经过一番考察,蟋蟀的前辈发现了新住所:巴黎地铁。那里烟头食之不竭,热量取之不尽。搬迁之初,日子相当太平。

不久,地铁技术开始革新,越来越少的小石头令蟋蟀流离失所;禁烟措施使路轨上的烟头日渐匮乏;层出不穷的罢工令车站关闭、气温骤降。在那段岁月里,蟋蟀家族经过了三次大浩劫:1 9 4 2 年,德军占领巴黎,地铁荒芜;1 9 6 8 年学生暴动,地铁关闭;2 0 世纪9 0 年代著名的地铁大罢工,基础供给断绝。“保护蟋蟀协会”因此诞生,协会呼吁“拯救蟋蟀、避免罢工”。

维护自身利益的罢工者并不在意全城市民走路上班,对蟋蟀更显漠然。于是,协会倡议将蟋蟀最集中的地铁三号线和九号线划为保护区。他们得到了一位议员的支持。这位议员在同僚中建立了“国会蟋蟀俱乐部”。“国会蟋蟀俱乐部”发起D e s C i g a r e s P o u r S i x G a r e s(倒六袋烟头到地铁里喂蟋蟀)行动。他们号召抽雪茄的人,把烟头装满六条麻袋,然后倾倒在蟋蟀出没的地铁上。虽然平时抽雪茄的人并不多,但这项行动得到了“国会雪茄俱乐部”的支持。如今,地铁里的蟋蟀吃着议员们的高级雪茄,待遇可见一斑。

如果说求生是蟋蟀的本能,那么迁徙寻爱则是青蛙的命运。每年惊蛰,青蛙从冬眠中醒来。它们将从栖息地回到出生的地方,进行一年一度的恋爱和交尾。对于巴黎的青蛙来说,那是一段漫长而又危险的旅途。因为整个城市被公路网所包围,常有迁徙的青蛙葬身于车轮之下。每逢春天,蛙肉模糊的公路使法国环保主义者寝食难安。他们决定效法德国2 0 世纪7 0 年代的做法:在公路下挖青蛙迁徙通道。法国环保组织自然不愿落于人后。他们提出通道建造计划之后,发觉其造价甚为高昂。尽管如此,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因为环保主义者已经早早打出了口号:“在巴黎,爱总有通途。” 刘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江苏科技报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湖北路85号   邮编:210000  电话:025-84507004  传真:025-86644248  邮箱:jskjb2019@163.com
江苏省科学传播中心(江苏省科协信息中心) 苏ICP备1801336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