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医生来了苏州大学新增智能制造工程专业江苏首个5 G 营业厅在宁开放
第09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5728:第09版 本期出版日期:2019-04-12

会“看”影像,会“读”病历,会“动”手术

人工智能医生来了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如今,人工智能已经突破从“不能用、不好用”到“可以用”的技术拐点,进入了爆发式增长时期。在医疗领域,人工智能已可以快速诊断疾病、做手术、开展健康监测等。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推进“互联网+”人工智能应用服务。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医疗”将实质性地改变人们的就医模式,助力健康中国建设。

“医术”超过年轻医生

会“看”影像,会“读”病历,会“动”手术,会“做”检查,还会给出临床诊断建议;“医术”超过年轻医生,一些领域能与资深医生比肩。它,就是人工智能医生。

跟人类医生一样,人工智能医生也是通过望、闻、听等手段看病。以肺部结节为例,小到1 毫米的病灶,阅片医生需要一张张看C T 影像图片来找,并推断出大小、密度。资深阅片医生平均1 0 分钟读1 张,大型医院每天片子超过1 0 万张,阅片医生的工作紧张而繁重。如今,一些医院开始引入人工智能系统筛查,阅片时间降至1 分半。

人工智能医生不仅效率很高,在诊病方面更加精细、全面。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由依图医疗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不仅可以检测肺结节病灶,还能对病灶性状进行多维度描述,包括大小、体积、密度、C T 值,结节表征可涵盖6 种常见的良恶性征象——分叶、毛刺、胸膜凹陷、空洞、空泡、钙化。阿里健康开发的系统则将周边病症一起筛查,包括肺道泡、动脉硬化、淋巴带化、肺密度增高、索条等。

人工智能装上“眼睛”,可以阅读标准化的图像,筛查出病灶。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临床考验了这名人工智能医生,发现其检出率达9 5 .7 8 %,误报率却仅有2 .6 3 %。2 0 1 8 年,该院6 0 名影像科医生通过A I 系统判读影像病例超过了1 5 万份。

除此之外,人工智能医生还能查食管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结直肠肿瘤、乳腺癌等疾病,甚至还可以查儿童骨龄,技术水平不亚于资深医生。

人工智能还有灵敏的“耳朵”。在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科大讯飞智医助理已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上岗,在医患交流过程中,智医助理通过大数据和智能语音技术,生成并自动提取病历,医生还可查询相似病例、临床指南以及对症药品。目前,该系统已完成7 0 0 0 余人次的辅助诊断。

最近,人工智能医生还装上了“大脑”。在广州妇儿中心,人工智能系统学会“读懂”病历,然后像人类医生一样,给出诊断。医生将患者主诉、症状、个人疾病史、检查检验结果、影像学检查结果、用药情况等信息输入病历文本,系统自动将自由病历文本转换成规范化、标准化和结构化的数据。人工智能系统“读懂”病历后,再给出诊断结果。

人工智能医生诊断准确率高吗?以呼吸系统疾病为例,该人工智能对上呼吸道疾病和下呼吸道疾病的诊断准确率分别为8 9 % 和8 7 %,对不同类型哮喘的诊断准确率在8 3 %到9 7 %之间。

经过不断训练的人工智能医生,“眼睛”“耳朵”“大脑”日益发达,涉及病种越来越多、领域越来越宽,包括临床助理、辅助诊疗、医学影像、基因检测、健康管理等。

人工智能靠海量数据

各个学科数据的标准化程度,影响着人工智能的应用程度。各个医院设备不一样,数据维度也不一样。

医生长本事,一靠医学专业院校学习,二靠临床经验积累。“人工智能医生”靠的是海量数据和云计算能力。“吃”完数据之后,经过不断训练临床思维,系统就可以像人类医生一样看病了,甚至还可以做科研、教学、管理等,帮助医生和医院提升科研水平,提高诊疗能力。

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依图医疗纳入该院2 0 0 9 年至今收治的肺癌患者的全维度脱敏临床数据,打通临床门诊、住院、病历、病理等多个系统数据,建立了国内首个肺癌临床科研智能病种库。有了这个病种库,医院多个与肺癌诊疗相关的科室研究能力大大提升,其他医联体机构也受益匪浅。

阿里健康人工智能医疗升级到了2 .0 版本,除了临床,还有文本科研、影像科研平台功能,提供虚拟患者、V R 模拟手术用于教学。

人工智能学习的数据从临床来,还得转换成结构化格式,然后做出模型,按照临床诊疗思维训练、学习,算出结果。数据是关键,各个学科数据的标准化程度,影响着人工智能的应用程度。

机器与医生协同看病

人工智能医用,是否会代替医生?可以肯定,目前还不会。“我对完全由机器来进行诊断持一定的怀疑态度,未来还需要进一步检验。因为医疗并不只是诊断和治疗,还涉及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互动,尤其是医生对患者的安慰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健康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秋霖说。

一些人工智能研发人员提出,只有了解医生的心理和临床思维,让人工智能学会这种思维,才是真正的医疗人工智能。

未来,人工智能医生也许与人类医生一起上岗工作。在北京影像云平台上,人工智能系统对基层医院上传的3 0 名患者近9 0 0 0 张肺结节C T 影像进行智能检测和识别,将第一轮筛查出的疑似结节标记出来,作为辅助诊断结果,提供给4 名放射科医生进行审查。医生审查后认为可以采纳,即对报告签字。

在这种新的服务模式中,仍由医生来作最终决策。一些临床医生表示:首先必须确保人工智能产品技术过硬,给出合理的诊断建议;其次还要进行培训,转变观念,适应新的服务模式。医生的认可和引导,将提高患者对人工智能系统的信任度。

目前,医疗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还面临问题。“医疗各个领域数据没有互联互通,最后形成的只是数据大,而不是大数据。医疗人工智能既需要医疗人才,也需要人工智能人才。目前,发展比较好的企业或者非常好的一些项目,都由这两方面的人才来推进。”陈秋霖说,因涉及个人隐私的保护,有必要界定医疗数据的产权,产权清晰有利于实现互联互通。

可以预见,未来人类将离不开人工智能医生。那时的医疗不再是“排队医疗”,而是“秒医疗”“精准医疗”“个性医疗”。 宗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江苏科技报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湖北路85号   邮编:210000  电话:025-83285039  传真:025-86644248  邮箱:nk@jskx.org.cn
苏ICP备10210155号-1